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快讯频道 >> 民俗文化 >> 内容

跑反

时间:2021-5-20 20:41:54 点击:

  核心提示:跑反这个词年轻人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上了一定年纪的老年人一提到跑反就是触目惊心,心有余悸;究竟什么是跑反呢?那是为了躲避反动派的追杀,从居室跑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就叫跑反。跑反并不是人们从小就会,从小就知道,而是敌人的子弹逼出来的,比如说当年日本鬼子炮打唐山市的孙家坨,我在这篇文章中曾经介绍过...
跑反这个词年轻人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上了一定年纪的老年人一提到跑反就是触目惊心,心有余悸;究竟什么是跑反呢?那是为了躲避反动派的追杀,从居室跑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就叫跑反。
跑反并不是人们从小就会,从小就知道,而是敌人的子弹逼出来的,比如说当年日本鬼子炮打唐山市的孙家坨,我在这篇文章中曾经介绍过,高小安抗日的便衣队撤走以后,孙家坨人孙盛增和 孙盛玲快步的向日本鬼子跑过去喊:“皇军,不要打了,便衣队撤走了。”他们以为这样,日本鬼子就停止枪声,可是日本鬼子偏偏向他们打过来,一颗子弹打中孙盛玲的一条腿,孙盛增马上把盛玲背起来跑回家 。他们到家以后,发现孙盛玲的屋子坐满了一群娘儿几个子,他于是决定也在屋子里躲着吧。没想到日本鬼子进了庄,枪杀了孙氏三条无辜的生命!鬼子进了庄,挨家挨户查到了孙盛玲的屋子,发现了一群妇女,其中还有年轻的妇女,鬼子一见:“花姑娘,花姑娘”的喊,拉到隐蔽的地方轮奸起来!这样的耻辱就不好明说,这个妇女的名字没有流传下来,可是这些一系列的事情足以教育了孙家坨老百姓,认清了日本鬼子的面目,孙家坨的人也知道了应该怎么做:能抗日的就抗日,不能抗日的就“跑反”!这个词就这样流传起来了。
为了跑反,一开始的时候,有的人在野地里挖个地洞,旁边还砌个小灶可以做饭,这样的地洞只能在冬季和初春的时候可以用。因为到了雨季,地洞里就会进去水,自然就不能再用了。最多的人是跑向孙家灶,孙家灶离孙家坨只有十多里地,可是那里离海边近,雾气比咱们孙家坨这里大。鬼子国民党很少去那里!再者说:“孙家灶人都是从孙家坨搬去的,很多人都能扯上关系。孙家灶人很是热情——不过,他们再怎么好,对于跑反的人来说,也是流离失所,惶惶不可终日。
咱们说说刚跑的时候:中共村政权成立以前,鬼子到了庄不远的地方,才有人发现~等发现的人发现的时候,他连跑带喊的很少的人才跑出村,大部分人都被敌人圈住。孙家坨党支部成立以后,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敌人的内部也有咱们的人,那些咱们的人把清乡的消息传递给咱们以后,村里的大钟就敲响了,并且大喊:“清乡啦,清乡啦!”也有时候,敌人中间 咱们的人和村政权失去联系,可是咱们村头有站岗的放哨的,大老远的就发现了敌人,他们很快就回庄报告消息,有的就在大街上喊。老百姓听到清乡那句话,早就吓得心慌意乱!晚上的时候连煤油灯也来不及点,有的拉着妻子抱着孩子就跑,有老人的搀扶着着老人跑,也有背起老人就跑;有车的和有小毛驴的,把老人放在车上用被裹好,拾起鞭子赶着牲口就跑;没有车的只有牲口的,把老人扶在牲口背上跑;那些卧病在床的老人,儿女们更是艰难 ;连背带抱,有的在半路上,受不了这磨难痛苦的离开了人间。这些就不必细说了!总而言之,陷入一片混乱痛哭之中。最叫人痛心的恐怕就是孕妇了!那个年代,本来就没有医生护士,只有民间的接生婆。旧社会把女人生孩子当做女人的鬼门关,闯不过这个鬼门关的太多了!可是在这个跑反的路上碰到小产、难产,这是常见的事情。产妇和孩子一起死掉的也是屡见不鲜,老人经不起这个磨难而离开,人们也是常有的事情!稍微用脑筋想一下,这个跑反给老百姓带来多大的凄凉悲惨?这种凄凉悲惨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呢?用一句话来结束这篇文章吧!发动侵略战争的人,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 ,我们决不可原谅这些公敌。
现在顺便说说生孩子的情况。据传说,据史料记载,中国人从几千年生孩子都是女人的难关,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的科学技术,医疗条件仍然处于落后状态。所以生孩子仍然是女人的难关,尤其婴儿死的更多!随着社会的前进,医疗技术科学的提高,这个难关逐步改善。现在几十年来,就没有一个人死于难产!这是咱们老祖宗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略微有头脑的人想一想,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呢?所以我们坚定不移的跟着中国共产党走,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党中央指到哪里,我们就应该打到哪里。

作者:孙永联 录入:李百超 来源:原创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申请会员 | 婚庆非遗 | 申请非遗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投诉举报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 摄影传媒网|香港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官网)|香港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联合主办(zgsycm.net)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云计算传媒登记证号码:HK-NMMCM23614464402 |云计算新闻登记证号码:HK-NMMCN23614464406 |云计算网媒登记证号码:HK-NMMCI23614464409 |
    法团机构商业登记证号码:66005208-001 |香港记者传媒联合会会员登记证号码:HK-RMAHY2016041460
    《工作纪律条例》一、禁止在中国参与维权、负面信息报道活动;二、未经当地政府批准禁止参与时政性活动;三、禁止开展非法性有偿报道活动;四、禁止编造并传播辟谣信息活动;五、严格按照当地法律法规开展活动;六、如果发现摄影传媒网,香港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香港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人员有违反以上条例,请直接报警。七、本条例自发布之日起执行 。
    摄影传媒网-香港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 和 香港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 联合主办,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香港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 和 香港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云计算国际文化传媒登记证号码:ICMMRC23614464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