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快讯频道 >> 民俗文化 >> 内容

唐山大地震前兆亲历记

时间:2021-8-8 8:17:38 点击:

  核心提示: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45周年。1976年7月27日傍晚,己上高中的我,放学回家后,因急于晚上复习功课以应对来日的期中考试,匆忙放下肩上的书包,挑起水桶,急匆匆地赶到生产队的水井往家担水。说来也怪,一向清澈的井水在水桶里显得浑浊不堪。“咦?今儿的水咋这么浑?”我心里犯了嘀咕。在倒掉几桶水重新打上来依然如...

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45周年。1976727日傍晚,己上高中的我,放学回家后,因急于晚上复习功课以应对来日的期中考试, 匆忙放下肩上的书包, 挑起水桶,急匆匆地赶到生产队的水井往家担水。说来也怪, 一向清澈的井水在水桶里显得浑浊不堪。

?今儿的水咋这么?我心里犯了嘀咕。在倒掉几桶水重新打上来依然如故后,无奈地静静等待水桶中水的沉降,以查明水浑浊的原因。当水桶中的水再次沉降后才发现,原来水桶底部沉降了一层薄薄的青灰色细沙。

? 这是咋回事?井中哪来的细沙? 对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正自寻思,这时生产队收工归来后陆续前来担水的人们渐渐多了起来,人们排起了长龙。大家悄悄议论着水中的青灰色细沙,但同样感觉莫名其妙,同样费解。

也许是一次偶然? 一次特例? 我无意影响大家担水,心想:反正细沙也不是啥脏东西, 都夕阳西下了,快把水担回家,好早早复习功课! 于是,我把家中型号最大的两只缸都挑满了水,并将两只水桶挑满水放于缸旁。(地震发生后,由于水井被震坏,这些水确保了全家生活用水十天左右之需,还支援邻居两桶水!)

晩饭过后,被旧渔网圈养的十几只鸡一改往日夕阳西下时主动进窝的习惯,纷纷跃上鸡窝顶部,伸出长长的脖子向着西北方向(唐山、丰南方向)鸣叫。妈妈对此异象感到茫然,自语着:“今儿的鸡这是咋了?!不进窝,还跳到窝顶上叫唤?”

在一旁的我无意插了一句话:“鸡不进窝,不会是要地震吧?”妈妈嗔怒地(嫌我说了不吉利话):“净瞎说!哪来的地震?快把鸡抓进窝吧!”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无心!

这天傍晚天气出奇的热,我把鸡全部抓进窝后,见全村男女老少为避暑热大多上了街道上乘凉,很热闹,又天色尚明,便也信步走上了街头。大人们大多坐在“墩子”、 板凳上摇着蒲扇;小孩子们天真地嬉闹、奔跑着;

村里的两条狗就像疯了一样,双眼直勾勾、惊恐地、竖起双耳面向西北方向(唐山、丰南方向)狂吠,往往是在村东头狂吠十分钟左右后,又跑到村西头如此这般地狂吠十分钟左右。如此循环往复!我心中纳闷:“咦?这是咋了?难道狗得了精神病?”因它们是畜牲,又不咬人,木然而迟钝的我只是疑惑了一阵,便回家写作业去了。

为应对728日的考试,我复习了数、理、化学科的全部习题、例题,自信记住了所有的定理、公式和概念后,这时己是夜晚10点多了。

当时,还有令人费解的现象是:当年农村的居室,若在平时,这个时间段应是“鼠声咕咕一片”, 而当晚却宁静异常,老鼠们都不知乔迁何方?再有,前两天还曾见十几只黄鼠狼集体一路纵队从院子的东北角向东南方向而去……

此时,同居一室的两位弟弟在玩了一晚上军棋后,已然睡着。带着太多的疑问,带着太多的好奇,带着太多的不解,我也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正自酣睡中,一向一觉到天亮的我,犹如突然被人拨弄般醒了过来!

我睁开双眼,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环顾屋内,并无人拨弄我。正自不解,忽然从窗户上看到右侧(西边)的天空闪烁着桔红色的光芒,像是从西北方闪过来的。而正南方向的夜空也闪烁着紫红色的光,犹如夜空布满朝霞般,很是美丽!我想起了一句阿尔巴尼亚电影台词:“仿佛空气在燃烧”! 但却调皮地认为没有那句:“好像大地在颤抖!”

随着西北方闪过来的桔红色的光越来越烈,起初我还以为是西北方谁家的草垛或房屋深夜不慎失火呢!“怎么没有救火的呼叫声、喧闹声?”带着疑惑,我从炕上爬起来,侧脸透过窗户向西北方张望。这时,窗外所有的闪光突然间全部消失了!窗外恢复了漆黑一片!

接着又是一个突然出现了:外面街道上传来了履带拖拉机的声音,自西向东轰鸣而来!

“咦?这个季节既不是春耕、春耙时,又不是秋耕、秋收时,深夜怎会有履带拖拉机进村?”正自寻思,感觉西边邻居家的房屋底部已开始颤抖!

“呀!这深更半夜的,拖拉机驾驶员是犯困了打盹吧!不然,怎会让履带拖拉机向房屋冲过来?”疑惑间,一切声音又归于寂静!“不是履带拖拉机,又会是咋回事呢?”没等我反应过来,大地开始上下左右颤抖、揺晃起来!

此时的我犹如大梦初醒般反应过来:“地震!是地震!”但不知为何一句话也未喊出来。

这时,房顶开始掉土,墙壁也发出倒塌前的撕裂声!我意识到,此时往屋外跑随时会被砸中!屋外跑,来不及了!

一瞬间,我记起了小时候妈妈教导过的话:“如果遇到大地震,来不及跑到外面时,就退到墙角蹲下,双手抱头……”说时迟,那时快,我灵敏地一个健步跨到屋内东南角蹲下,双手抱头……

“轰隆”, 一声巨响,隔墙砸塌过来,我刚刚卧睡的位置的土炕被砸塌,上面重重地砸落了一尺多厚的土墙废墟……

作者:李百超 录入:李百超 来源:原创

 

欢迎转载本站文章

  • 上一篇:跑反
  • 下一篇:七绝参观孔子故里有感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申请会员 | 婚庆非遗 | 申请非遗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投诉举报 |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 摄影传媒网|香港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官网)|香港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联合主办(zgsycm.net)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云计算传媒登记证号码:HK-NMMCM23614464402 |云计算新闻登记证号码:HK-NMMCN23614464406 |云计算网媒登记证号码:HK-NMMCI23614464409 |
    法团机构商业登记证号码:66005208-001 |香港记者传媒联合会会员登记证号码:HK-RMAHY2016041460
    《工作纪律条例》一、禁止在中国参与维权、负面信息报道活动;二、未经当地政府批准禁止参与时政性活动;三、禁止开展非法性有偿报道活动;四、禁止编造并传播辟谣信息活动;五、严格按照当地法律法规开展活动;六、如果发现摄影传媒网,香港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香港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人员有违反以上条例,请直接报警。七、本条例自发布之日起执行 。
    摄影传媒网-香港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 和 香港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 联合主办,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香港中国摄影新闻通讯社 和 香港中国摄影家国际联合会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云计算国际文化传媒登记证号码:ICMMRC23614464412